當前位置: 首頁 » 媒體資訊 » 互聯網 » 正文

城市開始擺地攤,農民卻開始直播賣貨了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0-06-11  來源:刺猬公社  作者:思想漪  瀏覽次數:3337
核心提示:互聯網向下滲透,農村向上升級。在經歷了助農直播帶貨大爆發之后,后疫情時期,農民不再把直播看成是非常時期促銷滯銷農特產品的非常手段,而成了一種常態。
 摘要:互聯網向下滲透,農村向上升級。在經歷了助農直播帶貨大爆發之后,后疫情時期,農民不再把直播看成是非常時期促銷滯銷農特產品的非常手段,而成了一種常態。

借助電商直播生態,果農、花農包括回流到鄉村的青年,逐漸找到了一條“鄉村為體,互聯網為用”的路子。這條路,無疑是漫長的,但肯定是充滿希望的。

 

地攤經濟儼然已經成為一門“顯學”,它不僅引發了港股上市企業的股價飄紅、新媒體連篇累牘的解讀,就連互聯網巨頭也參與了進來。

然而,當這股浪潮席卷了北京的西二旗、王府井乃至上海的外灘、廣州的小蠻腰等標志性地域時,位于西南大山深處的農民們卻在謀劃著如何革新供應鏈、搭檔超級主播甚至親身下場直播,把村民種的大櫻桃、青紅脆李等農產品賣出一個好價錢。

比如,四川汶川縣綿虒鎮一位叫付博西雪的果農,2018年在當地打造了“供應鏈”合作社,拉著60多位果農入社,覆蓋500畝櫻桃田,統一管理,統一分揀,日均最高可發貨2000到3000單。

今年,在開拓了抖音直播的銷售渠道之后,隨著疫情平息,他萌發了聯合其他合作社打造“直播合作社”的想法。

“一個人很難做,100個人聯合起來做直播,還不能做成幾個嗎?”他說,事實上,直播合作社已經類似于市面上稱呼的MCN機構了。

城市和鄉村似乎成了一個倒掛的世界。

農村這股浪潮是由三種力量共同塑造的:一個日活超4億的互聯網平臺——抖音;粉絲千萬的KOL,生活在農村種地的農民、果農;和回到鄉村尋求創業新機會的青年。

以鄉村為角度,肇始于疫情時期,這股直播帶貨落地農村的浪潮經歷了三個階段,從“被動接觸”到“主動融入”再到“深度融入”

 

助農直播大爆發

這股浪潮興起的第一階段是以“幫助”為關鍵詞,以平臺與KOL為主動方,而等待出售農特產品的農戶則是被幫助的對象。

今年,短視頻博主“貧窮料理”小安有了新晉的頭銜,“帶貨主播”,在4月份一個名為“齊心戰疫,八方助農”的官方活動中,他就賣出去差不多400噸的農產品,主推的產品獼猴桃,賣出價值220萬元的當貨量。

僅在5月份,小安就有8場助農直播帶貨,半年累計的助農帶貨有十幾場。

城市開始擺地攤,農民卻開始直播賣貨了

(“貧窮料理”小安搭檔汶川縣縣委副書記羅凌在直播間與央視網主持人柯林連麥“助農” )

小安是一位美食才藝KOL,他在抖音上有2000萬粉絲。“貧窮只是暫時的,記得按時吃飯”是他的口頭禪,他的550個作品全部都是關于“好好吃飯”的,從雞蛋灌餅到蒜泥龍蝦再到糖醋排骨,給他帶來了總計超過1億的點贊。

原本,他的生活被熱鬧的菜市場、洶涌的流量、忠實粉絲的關心以及內容創造的樂趣所包圍。小安喜歡逛菜市場,喜歡做飯,每天早晨看《天天飲食》已成為慣例。

直到2019年年底,今日頭條扶貧小組找到他,問他愿不愿意扶貧、助農。作為95后標準的后浪,他屬于那種喜歡“麻煩別人”的人。家里給他安排好一切,遇到麻煩事,也會喊朋友幫忙,小安從未想過有一天,自己可以幫到別人。

小安答應下來,抖音認證上多了一個“扶貧達人”,當年年底,他一口氣去了內蒙二連浩特、云南福貢縣、黑龍江佳木斯,做紅燜羊排、紅寶石燒雞公、塔拉哈烤魚,利用自己的廚藝和當地的特產,做出美味,也推薦當地的農特產。

就連不擅長的直播,他也在今年嘗試了助農直播帶貨。2020年年初,疫情爆發,農產品交易市場基本停止運作,但長在地里、樹上的農產品并沒有停止生長,一時間,“直播助農”成了各大平臺、KOL的潮流。

城市開始擺地攤,農民卻開始直播賣貨了

(抖音發起的“戰疫助農,縣長來了”主題活動)

抖音先后推出了“助果農”“助花農”等主題直播,還發起了“縣長來直播間”“新農人大賽”,根據統計,抖音上截至5月31日,已有101位市長、縣長走進抖音直播間,聯合多位平臺創作者銷售農產品超過220.7萬件,銷售額超1.16億元,幫助各地農產品快速找到銷路,帶動農業發展和農民增收。

第一次直播,原本3小時的文案準備工作,小安硬生生直播了22小時。直播到半夜將結束時,有農戶跟他連麥,農戶是一個小姑娘,她蹬蹬跑到山上的果園,非要小安看看自家產的春季耙耙柑,她趁著夜色,在手機光照和黃韻的燈光下,推介自家的特產。

耙耙柑是一種時令水果,一旦過了采摘的時間,水果就會變味,只能倒掉或者爛在地里。

直播代替“公路”成了賣貨的主渠道,這邊“網路”這條路不用油,基本不會產生中間交易成本,從農戶直達消費者。

小安一場直播下來,可以給當地帶來十幾萬元的銷售額,但這種連接并沒有結束,小安時常能收到內蒙二連浩特牧民、云南傣族少數民族或者黑龍江佳木斯漁民的消息,詢問怎么直播,直播該說啥,該怎么提高點擊率。

“能直播帶貨,說明當地具備了一定的電商能力,比如供應鏈、售后服務等基礎設施條件。”小安說,農村并沒有想象中落后,農民也很樂于接受新鮮事物,他每到一地直播,果農都會圍著,用手機拍,記錄下他的直播的過程。

事實上,農村大部分地區實現了網、電、水、路和資訊等“五通”,就算深入果園、菜園直播,網速大部分都能跟得上。

但也存在問題,“貧窮料理”團隊供應鏈負責人小萍負責為小安選品,她告訴刺猬公社(ciweigongshe),主播助農是一件好事,但有的時候也會變成一場災難,“往往存在3個方面的問題,第一,產品質量,第二,供貨能力,第三,售后服務,一些地區往往禁不起大流量的沖擊,這是對當地電商基礎設施的挑戰。”

5月底,小安為汶川甜櫻桃直播帶貨。行動前,小萍考察后發現,當地供應鏈如果只是應對小流量,比如3000件之內的發貨量,是可以承受的,但日均一萬單,則會讓當地的供應鏈陷入崩潰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抖音官方聯絡到四川一家供應鏈企業,覆蓋從采摘到收購再到售后,為小安直播保駕護航,最終平安度過流量洪峰。那次,小安一場直播,帶貨約近千單,直接賣出去數千斤的櫻桃。

疫情期間,“平臺KOL+縣長+農戶”成為抖音跑通助農的路徑,平臺搭橋,KOL引流,縣長背書,農戶賣貨,形成了合理的閉環,有效緩解了因疫情期間造成了農特產品滯銷。

通過抖音直播,農產品銷售可以突破賣貨的天花板,這成為不少農民的共識。他們對新鮮事物的融會貫通能力也出人意料,甚至有人想到,組建“直播合作社”,類似于城市里的MCN機構,大家挽著手一塊探索抖音這片池塘,沒準能摸到大魚呢。

 

供應鏈合作社、直播合作社興起

隨著疫情平息,社會經濟活動回到正軌,但有一部分農民卻回不去了。他們開始把抖音直播帶貨當成和線下觀光采摘、銷售同等重要的位置,而不是疫情期間的非常手段。

這個階段,農民開始“主動探索”抖音的直播帶貨生態,比如,改革基礎設施,建立并改善與直播帶貨相匹配的供應鏈合作社主動邀請KOL來帶貨,等等。

汶川羌族果農付博西雪最近就在研究這項“新興事物”,在擁有了供應鏈合作社“新睿大櫻桃”之后,他想著如何通過直播觸達消費者,打造自己的品牌。

城市開始擺地攤,農民卻開始直播賣貨了

(“新睿大櫻桃”與抖音達人劉凡菲連麥)

付博西雪是四川汶川阿壩州的一位普通農民,這里盛產大櫻桃,在生鮮市場頗有名聲。他父親種了12年的大櫻桃,2018年,他從事業單位辭職,回到老家,創建了“新睿大櫻桃”合作社,拉著60多位果農入社,覆蓋500畝櫻桃田,統一管理,統一分揀,日均最高可發貨2000到3000單。

建立初期,合作社以線下銷售為主,依靠父親積累下的銷售渠道和分銷商。這次疫情把他的目光拉回了直播帶貨。從數據上看,合作社今年走快遞的單量比去年要翻一番,去年這個時候,通過順豐等快遞,發了有23萬件,100多萬斤。而汶川一年下來,大櫻桃的產量約為1000萬斤。

5月份,付博西雪開通抖音直播和抖音小店,往抖音賬號里掛商品。以往,開通抖音小店需要營業執照等資質審核,農特產品銷售更是需要食品安全生產資質等,但受疫情影響,抖音官方免除了開通抖音小店的約600元認證費用,還提供快捷審核通道,方便農民開通抖音小店,掛商品直播賣貨。

“新睿大櫻桃”直播的內容很簡單,早晨5點起床,直播采摘櫻桃的過程,然后分揀,按照大小和成色劃分,其次是包裝,供應鏈的過程全方面展現在直播間,盡管直播間只有十幾個觀眾。

“首先做得好才有人看,剛開始做,正常。”付博西雪說。目前,他的抖音賬號粉絲只有不到500個,但另一扇門已經打開。

城市開始擺地攤,農民卻開始直播賣貨了

(“新睿大櫻桃”合作社直播場景)

因為開通了直播帶貨和抖音的“助農”直播活動,付博西雪更是要求合作社的嚴格管理,統一種植、剪枝、施肥和采摘、包裝,“誰要是用農藥,就開除誰”。

這種管理甚至具體到了日常的果樹管理,比如矮化,在新睿合作社,所有的果樹不允許超過某個高度,樹木實行矮化管理,從追求數量到追求質量。

在電商生態的倒逼下,農民完成了一場與市場接軌的標準、產業升級,與商業潮流靠近的躍遷。

付博西雪發現,疫情之后,更多人玩抖音了,就算不直播賣貨,大家也都習慣拍日常生活上傳到抖音。年長一輩的人不再視抖音為“虛的東西”,而是蘊含著商機的平臺。

他甚至準備打造“抖音直播合作社”,大家組建個矩陣,多培訓幾位主播,多點開花,讓電商直播覆蓋汶川的每一位果農。他曾尋求找專業主播合作,但光坑位費就兩三萬元,加上20%的抽成,賣貨賺的錢還不夠給主播的出場費,合作社大櫻桃的利潤才差不多20%。

抖音官方也對農民的直接參與報以歡迎的姿態。比如,付博西雪參加了一個名為“新農人大賽”的官方活動,官方組織大家建了一個群,有好的作品就扔到群里,官方會有人專門點評,提出改善的策略。

直播助農,不僅是一種帶貨,也是一種更深層次的影響,這是鄉村以最低成本融入現代商業大潮的技術手段;不僅是外界的KOL帶貨,平臺牽線,也是農村新青年主動融入這股浪潮的創業姿態。

 

回到農村去創業

這股浪潮的第三個落腳點在于鄉村成了創業的樂土,鄉村以青年為主力軍,深度融入直播帶貨大潮。

在直播助農之外,抖音直播帶貨生態以其開放、低門檻與低姿態吸引更多玩家進入,鄉村成了尚未被開發的處女地,成為眾多青年回到鄉村創業的強大助力。

四川人唐煒韜決定從微信公眾號轉向短視頻創業時,恰逢他大學畢業。大學時,他創建了一個總計粉絲達200萬的公眾號矩陣,臨近畢業,短視頻創業風起云涌,同學都涌向了都市,成了白領。他卻回到了樂山本地的老家,拉著10個小伙伴,創建“嬋子姐姐和弟弟”短視頻賬號,拍攝鄉村列短視頻,目前擁有500多萬粉絲。

城市開始擺地攤,農民卻開始直播賣貨了

(“嬋子姐姐和弟弟”直播助農)

從2019年7月開始更新視頻,“嬋子姐姐和弟弟”短視頻賬號以田間地頭為取景地,釣龍蝦,黃鱔,去林間小溪逮魚,或者以家養的雞鴨鵝、稻田里的魚鱉蝦米為原材料,拍攝鄉村美食系列短視頻,在抖音上頗受好評。

“為什么一定要去城市里才叫創業呢?”唐煒韜說。他覺得借助抖音平臺,做好內容,接到的廣告和直播帶貨收入并不比在城市工作收入低。

在“城鄉”二元制的結構或者“城市化”的單向時間線中,互聯網讓一部分人重新回到“農村”田野創業,農村成了新型創業的樂土;而直播帶貨,又構成了變現的閉環。

回到農村,以抖音直播帶貨生態為連接器,掀起了新一輪農村創業的浪潮。

而抱著同樣想法的還有汶川人吳光劍。2019年,他帶著女朋友從南京回農村老家創業時,年薪十幾萬,再打拼幾年,說不定就可以在南京買套房子,安家落戶,但每到夜里,失眠的時候,他總會想能為家鄉發展做點什么。

想了幾天,他拉著女朋友回家創業去了。

城市開始擺地攤,農民卻開始直播賣貨了

(“汶川西羌紅寶藏屋”直播賣貨)

按照他的話說,在外面漂著的時候,沒有根。吳光劍是退伍軍人,天生有股不服氣的勁頭,他覺得在城市干,能掙錢,回到農村,照樣可以創業,干出事業來。

父母也歡迎他回來,就算是抖音直播創業,吳光劍的父母也表現出極大的支持。

他注冊了“汶川西羌紅寶藏屋”,建立了抖音小店“汶川綿虒西羌紅土特產產品銷售店”,拉著妹妹、姐姐一塊直播,雖然目前的品類只有櫻桃,但未來,他想著把羌族的服飾和汶川的土特產掛上去,讓更多人知道。

創業路上最大的攔路虎就是物流成本。因為規模小,個體經營,比如,以3斤裝的櫻桃為例,郵寄到北京,順豐冷鏈的物流成本是49元,5斤裝的話,則是65元。僅物流成本就占整個櫻桃生產流動成本的60%。

“但這是汶川特產走向全國必走的一步”。吳光劍說。他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聯合其他農戶,組成聯盟,以規模降低物流成本。

互聯網向下滲透,農村向上升級。在經歷了助農直播帶貨大爆發之后,后疫情時期,農民不再把直播看成是非常時期促銷滯銷農特產品的非常手段,而成了一種常態。

借助直播帶貨生態,果農、花農包括回流到鄉村的青年,逐漸找到了一條“鄉村為體,互聯網為用”的路子。

而這條路,無疑是漫長的,但也是充滿希望的。

文章轉自:刺猬公社 作者:思想漪

 

免責聲明:本文章注明的文章來源于網絡、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網絡、自媒體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,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對本文內容有異議或版權方禁止轉載,請聯系網站底部客服郵箱或者在線客服QQ申請撤稿,本網站核實后會第一時間處理。特此聲明!

 
[ 媒體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媒體資訊
點擊排行
新手指南
采購商服務
供應商服務
交易安全
關注我們
手機網站: m.cebn.cn
新浪微博: 中國電子商務網
微信關注: zgdzsww
會員QQ群:771850952
中國電子商務網會員群

[email protected]

周一至周五 9:00-17:00
(會員服務聯系在線客服)

24小時在線客服
pc蛋蛋刷蛋注册号 (★^O^★)MG权杖女王首页 (★^O^★)MG呼噜噜爱上乡下爆分打法 (*^▽^*)MG之书Oz_正规平台 31选7开奖号码18344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 (★^O^★)MG运财酷儿试玩 (^ω^)MG四象_电子游戏 今晚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欢乐生肖大小全天计划 亿客隆 (★^O^★)MG自由精神送彩金 (★^O^★)MG埃及旋转客户端下载 (★^O^★)MG三倍猴子免费试玩 广西快3开奖号码 优游娱乐平台下载 (-^O^-)MG爱丽娜_电子游戏